内蒙古组建“缝纫机医队”自制“N95”口罩助力疫情防控

(抗击新型肺炎)内蒙古组建“缝纫机医队”自制“N95”口罩助力疫情防控

中新网包头2月5日电 题:内蒙古组建“缝纫机医队”自制“N95”口罩助力疫情防控

以下,为方城的自述。

这次浙江国家紧急救援队的车队,由应急救援车、救护车、检验车、水电油保障车、应急物资保障车和运兵车等6种车辆组成。共有我在内的10名驾驶员随队前往。

早上8时,我们把所有的车辆开到武汉国际会展中心进行集合,开始做救治前的最后准备。22时许,方舱医院开始收治病人。

一个男人家,随身行李并没有太多。一句脱口而出的“准备好了”,更多是心理上的反应,是战“疫”打响后的随时待命。

方城与队员们一起搭建移动帐篷。方城供图 摄

我们的驻地酒店,就在距离华南海鲜市场200米远的地方。酒店大堂,已经有很多医疗队,在等待办理入住手续。各个医疗队的队员们虽然刚经历过长途跋涉,彼此互不相识,但大家眼神中都透露着坚毅。

“你准备一下行李。”

“方城,马上准备。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来通知,你随队出征,明天凌晨5点准时集结出发。”

2月5日,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方舱医院”正式启用,共1800张床位,分4个区。其命名为“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交接给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

为何敢言“科学”呢?马华告诉记者,为了能够缝制出防护效果强、透气性强、亲肤性强、舒适度高的口罩,大家不停地进行研究、改进。

2月4日凌晨3点半,我从杭州余杭的家中出发,前往浙江省人民医院望江山分院集结。

来到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按照统一部署,我们把6辆特种车辆一一展开。像变形金刚一样,6辆装备车开始“变身”,应急救援车、救护车、检验车、水电油保障车、应急物资保障车和运兵车“变形”成功,一字排开。车上配备了X线、B超、检验和手术等诊疗设备。救援队的移动医院全部展开后,服务能力等同于一所二级医院。

刚开始制作的口罩,是采取多层医用灭菌包装材料加一层医用吸水纸进行试验。试戴后发现佩戴时呼吸不顺畅,而且吸水纸容易浸湿。之后,大家把一个医用N95口罩拆开进行了对比,最终确定了两层医用灭菌包装材料加一层一次性洗脸巾的方案,按照N95口罩的尺寸比例进行裁剪和缝制。试戴后发现这款自制的口罩更加舒适、贴合性更强,甚至有点像N95口罩。短短两天,科室已经制作好了200只口罩,之后经过消毒供应中心单独塑封后进行灭菌处理,就可以留给医院在口罩无法及时供应时备用了。

(备注:网络配图,如有侵权,烦请告知删除,谢谢!)

我发动车子,缓缓启动。通过后视镜,我看到身后的医护人员们隔着车窗向窗外挥手,看到有的家属跟着车小跑……我踩着油门加速,身后的人影越来越小。

“麻烦各位护士长帮忙询问,我院职工谁家有闲置的小型缝纫机,暂借我科使用一下。”在包头市中心医院的一个微信工作群里,这条借缝纫机用于缝制疫情期间稀缺的口罩、面屏的消息,一时间在微信群里火了起来。

不过,这些留学生都是南非、印度和尼泊尔的留学生,他们的英语水平怎样呢?有报道说,他们的英语口音特别重,跟他们学英语,估计没学好口语,还把发音都学烂了。所以,与其跟他们学英语,还不如跟他们学南非、印度和尼泊尔当地的语言,了解他们的风土人情,或者跟他们建立人际关系,将来向那个方向发展了。所以,应该更适合读国际贸易专业或者小语种专业的学生了。

什么是前线?现在就是!

“请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最后,来说说我们的车队。

有些人说这些留学生一般都年轻力壮。如果他们有什么非分之想,会把家人置于危险的境地。这也是不得不防的。因为大家的文化不同,天天生活在一起,很容易产生矛盾。如果沟通也有问题,那就更容易产生误会了。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旦起了异心,再弱小的人,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所以一定要慎之又慎了。

谈及开直播的初衷时,姚润正说:“这不仅是和观众的联系,也是让自己随时准备进入工作的状态。”他平时也会在自己的个人账号发一些平时表演的片段,疫情期间,很多人会留言“想看相声了”“需要快乐的能量”等等,他便开始思考脚本,“脚本定了就排练,直播要比现场表演更难,容易‘冷场’”。

近来,武汉的疫情态势越来越严峻。这个年,因为全国上下共赴时艰而显得格外特殊。我也不例外,时刻关注着驰援武汉的消息,随时等候集结。

不过如果国内学生真的也参加这个活动,那就不得了了。像上财那个教授,还有北大那个教授,不知道会带多少个回去呢。如果向社会开放,效果可能比非诚勿扰还要火爆!那些租男朋友女朋友回家过年的平台,也没他们什么事了。

不能登台为兰州民众“讲一段”的兰州相声演员,便在抖音开起直播,把相声馆“搬”到了网上,让“好这一口”的民众在家里端起茶杯享受屏幕传递的“快乐包袱”。

2月3日,立春前一天。农历新年才刚刚开始。

“利用现有条件,以拍摄短视频、直播等方式,创作快板等宣传防疫的作品,每周准备一场单口相声在新媒体平台展示。”兰州德艺兄弟相声馆宣传负责人说,希望通过屏幕也能把快乐传递给大家,探索出多元化的表演方式。(完)

这个活动第一步是留学生的自我介绍和才艺展示,第二步是师生志愿者与目标留学生交流,第三步是确定结对子。这让我想起那个曾经很火的电视节目“非诚勿扰”。那些外貌出众的或者才艺突出的留学生,会更多人喜欢;那些相貌普通又没什么才艺的,应该就无人问津了。所以留学生们也要心理足够强大啊。

进入直播间,姚润正先惯例跟粉丝们聊聊天,热热场,有些观众从公众号看到开播时间,也有些人是随机点进去的,人数很快就破万了。

穿上卫生应急服,检查驾驶室和车况,协助忙碌的医护人员整理物资……与此前搭乘航班前往武汉的医疗队不同,这次的救援队,是依托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与浙江省急性突发传染病防控队的车辆进行远途投送。

2月7日7时许,我把救援队的队员们从酒店载到武汉会展中心。这一天,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正式进驻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投入紧张的救治工作中。

2月6日早上,为缓解收治压力,我们和兄弟省份的国家救援队又临时在广场搭建起移动帐篷。

这一次,我们带去了5万余件防护用品、常规药品及部分生活用品,为疫区的防控工作注入了浙江能量。

图为口罩制作现场。医院供图

“最近我在家都吃胖了,也学做饭,做凉皮……”兰州德艺兄弟相声馆演员26岁的姚润正穿着长褂,专程到店里进行直播,“既然演出,就要有仪式感”。

方城出征武汉。方城供图 摄

“我妈这里有台大的缝纫机,过去的那种,没有小的,不知道能否帮上忙?”“我家有一个,尽快给你送过去。”“我现在出去帮你买2台吧!我们科室的人员可以过去一起和你们制作口罩。”

姚润正和观众进行互动。高康迪 摄

“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和其他几名驾驶员,主要负责江汉方舱医院的人员、物资等运送事宜。2月7日晚上,按照统一部署,我们对所有的车辆进行了检测。20时许,我们接到指令,要求所有救援队司机前往武汉国际会展中心,进行特种车辆的检查测试。

此行全程800公里,横穿安徽、江西、湖北三省,我们在沉默的平静中,跟时间赛跑。

有人说,应该规定要男带男,女带女,那样会安全一点。其实人家没要求谁带谁哦,都是自愿的。如果你是男生,你带个美女回家,这样更安全啊!也更多男生愿意;如果你是女生,你想带男生回家人家肯定也愿意;如果你想带女生自然也可以了,关键是要双方愿意。

救治团队由协和医院等武汉当地医院和浙江等多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组成。按照部署,浙江国家紧急救援队与兄弟省救援队共同负责西区350多个床位的病人救治工作。

当春节遭遇到疫情,城里原本冷清的街道更是寂寥。一路飞驰,40分钟就到了望江山。此时,医院的同事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待着我。“一定要保重身体,注意防护,平安归来。”他们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

由于我有A1驾照,突发情况下可以承担起大规模人员输送任务。早在几年前就在浙江省卫健委做了紧急医学救援队的备案登记。这些年来,我大大小小的应急救援演练参加过不少。

在包头市中心医院消毒供应中心,一支“缝纫机医队”就这样成立了。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下,“口罩稀缺”成为了热词。截至2月5日9时,内蒙古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2例,其中包头市确诊病例7例。在疫情面前,这些可爱的医护人员除了冲到一线救治病患,还在工作之余自己动手做起口罩,为疫情防控助力。

图为护士们聚在一起制作口罩。医院供图

“虽然我们消毒供应中心,不能奔赴一线‘战场’,但是希望能为临床一线的同志们尽绵薄之力,为控制疫情献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感觉很温暖。”马华如是说。(完)

此前我从未去过武汉。印象中的武汉是热闹的,是黄鹤楼、热干面和长江大桥。

说笑了。学校嘛,其实就是应该多点给学生搭建这样的平台,多点交流互动,对学生的交往能力、自我展示能力、自信心方面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大家说呢?

4日晚上8点,终于抵达武汉。驶向驻地的路上空无一人,我心中不免酸楚——武汉,昔日灯火辉煌的英雄城市,因一场疫情而顿失色彩,这场战“疫”,我们一定要早日打赢。

“好的,主任,我去!”

图为护士们自制的面屏。医院供图

远行总是牵动人心。领导、同事、家属,都前来送行。

我分配到的任务是开5号救护车,主要负责运送人员往来。

在口罩制作现场,护士们一手将叠放好的口罩材料放进小型缝纫机里,一手按动缝纫机的开关,在一阵阵“哒哒哒”声中,麻利地缝制、剪去多余的线条,一只美观大方、科学实用的口罩就诞生了。

车辆检查妥当,我们时刻准备着,等待着下一项使命的到来。

“直播大多数是单口相声,少了和观众良好的互动。”姚润正说,现场表演时通过观众的反应会有一些随机的段子,正好戳中笑点,但是直播缺少这一环节,通过屏幕反应也会有“跟不上节奏”的感觉,也是新方式表演的学习过程。

早上8点,出发的时刻到了。

因为一场战“疫”,就在前方。

晚上8点刚过,我便接到了院长助理、党政综合办公室主任朱红洲的来电。

当车队开上高速,一路上稀稀拉拉,见不到几辆车。只有发动机和风噪声在呼啸,队员们基本都在闭目养神,争分夺秒休息。

包头市中心医院消毒供应中心副主任、护士长马华告诉记者,消毒供应中心的医务人员白天都有常规工作要做,但只要有一会儿的休息时间,就聚集在一起研究口罩的制作。

除了制作口罩,消毒供应中心的医务人员还设计制作了防护面屏。马华说:“由于用量不多,我们没有另外采购制作材料,只是利用医院现有的透明文件夹、海绵密封条、止血带等材料手工制作了一批防护面屏。”这些面屏现已送至医院普通门诊,为在那里工作的医护人员增加了防护措施,解决了燃眉之急。

“为什么喜欢听相声”“疫情结束后最想听谁的相声”一度成为热门话题引起网友积极讨论;专业演员在线上开设“相声训练班”,给网友们讲解“贯口”“双簧”等专业知识;兰州相声演员发布相声短视频也受到热捧。

我在想,这么好的活动,为什么只有留学生有这个权利,国内的学生就不考虑了呢?国内的学生,也有很多人不回家过年的呀。有些人留校做兼职赚生活费,有些人留校准备考研。他们更应该被关心呀,对不对?他们的餐饮和安全怎么就不用管了呢?

听到指令的时候,我很平静。因为入党的时候说好的,遇到困难,共产党员就要冲在最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