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ToB太乐观2020年或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

“中国产业互联网起步较晚,未来10年虽然是产业互联网的黄金十年,但2020年却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在东沙湖基金小镇创新论坛上,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如此表示。

在卫哲看来,之所以会有资本疲软的市场表现,底层逻辑是因为三个存量时代的到来,即经济、流量、资本的存量时代。

他表示,新冠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谭德塞还表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要加强联防联控,尤其需加强区域性国际组织的协同与合作。

陈旭说,虽然中国在疫情防控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但疫情在多国蔓延的局势仍令人担忧,人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中国将在做好自己的防控工作的同时,尽量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三个存量时代下,产业互联网步入了黄金周期。

“阿里巴巴B2B为什么会诞生在浙江?中小企业、中小外贸企业足够多。为什么大量2C消费互联网公司诞生在北上广深?消费者足够多。一方水土养一方行业。”卫哲认为,产业互联网的黄金时代一定会因良好的经济环境而开启。

“这就是我们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的原因。这是对世卫组织呼吁的回应,目的是帮助那些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对抗病毒传播。”

近几年来,监管层大力加大对银行违规“输血”楼市、股市的监管惩处力度。 而在2020年的第一周,银保监系统又再次作出指示,下发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强调,要加强重点领域风险防控。银行保险机构要落实“房住不炒”的定位,严格执行房地产金融监管要求,防止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抑制居民杠杆率过快增长,推动房地产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得益于中国正在采取的大规模防控行动,国际社会才争取到了一个“机会窗口”。

而当日被银保监网站公开的行政处罚中,因信贷业务违规而受到行政处罚的银行机构并不止一家,除招商银行之外,多家农商行也受到监管惩罚。

在卫哲看来,一级市场对于To B企业估值的前提必须先理解二级市场的估值指标。而二级市场投资人主要看三个市场指标,分别为重复性现金收入、营收增长及毛利率。对应到一级市场,资本则可以以大致对价5倍的市销率为基准进行估值。

据银保监网站信息显示,德清农商银行存在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的违法违规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银保监会湖州监管分局对其作出罚款人民币50万元的行政处罚,3名相关责任人受到警告;

“过去,市场上的GP永远问LP拿钱,但从来不还钱,最后导致所有的LP都没有余钱了。”卫哲称,伴随资本进入存量,一级市场的募资生态应该要有不断循环的体系,而不是只靠新募资却没有反哺与回报。

“事实上,这帮助了国际社会向前迈进,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完成这一切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

3月10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认定的最后一名痊愈出舱病人(前)走出武昌方舱医院时,回身向送他的医护人员敬礼。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相比于资本寒冬,卫哲更认为是经济时代发生了转向。

“美国产业互联网的兴盛与技术无关,美国产业互联网之所以有很多百亿美金以上公司,主要原因是美国进入存量经济时代比中国要长的多,有将近20年。所以当中国进入存量时代,也一定会与美国进入存量时代一样,各行各业都迫切找到能够提升效率的工具。”卫哲表示,产业互联网一定是各行各业提升效率最好的工具。

此外,浙江平湖农商行因贷款管理严重不审慎形成重大风险、贷款管理不审慎、项目贷款“三查”不到位以及虚增存贷款的违规违法事实,被银保监会嘉兴监管分局罚款145万元,四名相关责任人受到警告,其中3名员工被处罚款6万元,1名被处罚款10万元。

谭德塞说,国际协调机制既包括世卫组织与欧盟、非盟、东盟等区域性国际组织的合作,也需要与G20、G7以及联合国等的全球协作。世卫组织一直在与G20领导人及卫生部长讨论如何开展国际间联防联控,现在仍在继续推动从G20开始试点。

记者:刘曲、陈俊侠、李叶

“首先要能够从LP角度考虑问题;其次,GP还要有前瞻性,要能够赚到‘前瞻性’的钱。我们认为一二级市场的投资逻辑可能会越来越趋同,尤其是在注册制之后,一二级市场的投资差别没有那么多;第三个,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些长久保持勤奋的GP。”苏州国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王晓凌表示。

“为自由职业者提供的产品不是消费互联网,是产业互联网,这个角度被很多创业者与投资人都忽略了。”卫哲认为。

产业互联网进入黄金时代,产业基础是关键

然而,资本热钱的硬币另一面往往意味着泡沫与透支。卫哲直言,与消费互联网的传统补贴与烧钱消耗相比,企业互联网的坑会更大。尽管已有巨量的资本汇入了产业互联网领域,但大多资本并没有形成比较一致的估值体系,大部分估值方法只是消费互联网估值体系的照搬。

他认为,这一成果应归功于中国政府的领导以及人民的配合。

淳石资本助理董事王立倩同样强调了DPI与资金流动性的重要性。在王立倩看来,整个行业正在回归本质,LP更看重GP对于DPI注重程度,以及GP的投后管理能力。

“如果没有来自政府的坚定承诺,没有(人民)强有力的配合,是不可能实现的。当任何国家这样做的时候,它们就可以控制这种病毒的暴发。这也是我们现在要对世界其他国家所说的。”

“一个现实情况是,GP对于DPI与流动性更加关心了。以前遇到一些基金四五年都没有现金回流,如今整个募资压力下,GP会主动退出一些项目。”王立倩表示。

“如果用这个标准来看,过去两年确实出现了一些估值过高的产业互联网公司。这就是为什么2020年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当然,相对的是,市场上也有一些被低估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卫哲称。

浙江永康农商行存在信贷管理不审慎,个人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员工违规保管经客户签章但关键条款空白的合同、承诺书等重要资料;贷款月末发放留存账户次月初收回,虚增存贷款;机构从业人员违规代客操作的违法违规事实,被罚没165万元人民币;

从监管处罚的违规案由来看,信贷业务是违规违法操作的“重灾区”,监管针对特别是贷款资金违规进入楼市、股市的处罚仍是重点领域。

“离开了产业基础谈产业互联网,是无米之炊。”

值得一提的是,与消费互联网不同,产业互联网的底层基础是产业与产业资源,这意味着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往往具备规模化的集聚效应。

正是武汉和湖北的大规模防控措施,为中国其他省份赢得了时间,也为世界其他地方争取了准备时间。

资本存量是常态,GP要有同理心

与此同时,在LP眼中,资本存量常态下,GP要有一定的同理心。

谭德塞重申,新冠病毒传染性很强,是一种新病毒,但仍然可以控制。“我们迄今从中国获得的经验是,遏制是可能的。”

浙江浦江农商行则因信贷管理不审慎、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的违法违规事实,被银保监会金华监管分局罚款人民币30万元。作出处罚决定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6日;

2019年,产业互联网风起云涌。伴随巨头调转航向,流量红利渐退,一时间,大量资本纷纷涌入To B赛道。押注产业互联网,几乎成为了每家投资机构的主课题。

谭德塞表示,疫情之初,中国能够迅速识别病原体并对其测序,分享病毒基因序列,这有助于其他国家和地区为诊断以及采取防控措施做好准备。

卫哲同时提到,产业互联网领域主要有三种商业模式,分别为交易型产业互联网、服务型产业互联网与产品型产业互联网。而在客户群方面,产业互联网的用户也有三类,分别为企业的在职员工、中介黄牛与自由职业者。

谭德塞是在与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陈旭签署协议时作出上述表示的。协议内容是中国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新冠肺炎防控。

“我们必须专注于共同的敌人,而不是专注我们的分歧。这是我们需要团结起来保护自己、保护人类的时候。”

“中国的经验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现在中国的疫情正在下降,而且有显著的下降。病毒受到重创,正在退却。我们很高兴疫情局势有了逆转。”

尤其是在资本进入存量时代的背景下,VC/PE募资难集中爆发、出手投资更为谨慎、行业“二八法则”日益加剧。

其他国家应该充分利用这一“机会窗口”,一旦发现病例就立即采取控制措施,尽早遏制病毒传播。